跳浪前行
时间:2022-09-22 10:32 来源:杭州日报 浏览次数:

当我们在谈论青年人时,我们在谈论什么?

是草长莺飞和盛夏蝉鸣的美好?是少年放肆无畏的梦想?还是成年掷地有声的担当?

“80后”“90后”“00后”等青年一代,他们拼搏进取,锐气昂扬,脚踏实地,保持好奇,用无数个“我”集合成“我们”,乘风为冠,踏浪为袍,不摧不移,予以杭州这片土地阵阵春风和一颗奔赴星辰大海的赤子之心,为杭州“创新活力之城”的城市品牌写下一个个生动的注脚。

本期《青年说》邀请了3位在杭乘风破浪、蓄力绽放的青年人,一起来听听他们无畏前行的故事。


橄榄球是我纯粹的热血

吕金鸿

杭州鱼鹰橄榄球俱乐部创始人、橄榄球主教练

2008年来杭 / 从事橄榄球运动10年

我认为现在的青年人是更“敢”的、更“拼”的,会不断向前,不断争取胜利。正如我最喜欢的电影《追梦赤子心》中鲁迪对橄榄球的坚持一般:“为迎接此刻,我一生都时刻准备着。”

橄榄球队员们之间激烈的碰撞,响彻整个球场,这注定了它的火药味相比其他竞技体育更浓郁一些。作为球队大脑,在场上,我是进攻核心——四分卫,布置战术、向前推进、接近端区、增加赢面;在场下,我时刻关注着每个队员的状态,及时制定换人战术。不论是持球奔跑的时候那种疯狂想赢的信念,还是在阻挡对方进攻时的冲劲,都让我像回到18岁那般热血沸腾。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橄榄球运动并不只是肌肉的碰撞,而是智力与体力的双重博弈。令人欣慰的是,橄榄球的规则并没有那么难被理解,哪怕是偶然间来观看比赛的附近居民,在得知我们是杭州本地球队后,即使之前并没有接触过这项运动且还未摸透规则,也能感受到队员们因为一次次的达阵得分而获得的喜悦,并与我们一同欢呼,也会因为丢球跟我们一起惋惜。

每周二和周四,夜幕降临时,球场的聚光灯便会准时开启。不一会儿,灯光之下,便传出头盔与肩甲的碰撞声。这是杭州鱼鹰橄榄球队的夜训。场上几乎所有球员,都是人们眼中的“壮汉”,而这样的训练场景,贯穿了我这十年。

在大学期间,我看过很多美剧,其中有很多关于橄榄球的画面:冲撞、翻滚、奔跑、大声呼喊……这项疯狂的运动深深吸引了我。2012年6月,我在室内设计专业毕业后,本应顺理成章地成为一名设计师,但偶然间我发布的一条关于“寻找杭州地区橄榄球爱好者”的微博意外获得了很多关注。“原来杭州有这么多志同道合的朋友”,这让我下定决心要为它“折腾一次”。

热爱这件事情到底能带给人多大的改变——2012年12月11日,我和伙伴们正式创立了杭州鱼鹰俱乐部。作为浙江地区首家美式橄榄球俱乐部,从无到有,我们一起讨论征集了队名,并且我也利用大学所学的专业知识设计了俱乐部logo:以鱼鹰为原型,两翼高展围合成杭州最具特色的“西湖三潭印月”,色调为墨青绿来凸显我们俱乐部的本土化。

我们一直希望俱乐部将来能成为杭州的一张体育金名片。经过近十年的打磨,鱼鹰俱乐部的综合实力也有了较大的提升,曾获2016年城市碗美式橄榄球全国联赛第三名、2021长三角体育局“玉兰碗”橄榄球锦标赛亚军等荣誉。

更让我们喜出望外的是,近两年,国内橄榄球运动的热度陡增。杭州作为“重要窗口”省会城市,更是吸引了越来越多国内外年轻人,其中不乏诸多曾在绿茵场上追逐着橄榄球奔跑的人,有的具有海外留学或海外生活的背景,有的具有国际化的工作视野,有的则是希望自己的生活与众不同,或是渴望一种热血团队的归属之感,我和他们一样,在这一截然不同于足篮排之类大众运动象征之物的球体身上,寻找到了交集彼此的聚焦之点。

我认为橄榄球带给我们这群人、杭州这座城的,是活力和激情,也是坚韧不拔的精神,但更重要的是,是让年轻人们看到城市发展中更多的可能性。很多人以开放的心态来到这里,看到不同年龄和身体机能素质的人来享受这项运动,是一件好事,它也正在扮演着新的连接器的角色。

把爱好变成自己想要坚持的一件事,很开心也很享受。如果可以,我希望能一直走下去,只有热血,才能支撑着我们的灵魂一直向前。


有目标就不累 脚下的轮子就是我破风前行的武器

虞骏颜

轮滑速度过桩世界冠军

2020年来杭 / 从事轮滑11年

曾经我在少年时望着彼岸,现在我已扬帆在途中。

轮滑速度过桩项目是要以最快速度通过12米并单脚绕过20个桩后冲线,谁能更快速、更少失误,谁就有得胜的希望。我现在每天训练两三个小时,脚下的三个轮子都已经磨变形了,就是为了全力以赴备战即将到来的轮滑世锦赛和明年的杭州亚运会,尤其是这场家门口的比赛,更要用我的实力来展现“中国速度”。

当我17岁第一次参加世界级比赛就获得了轮滑世锦赛青年男子组速桩冠军时,我感到非常意外和惊喜。那时候的我就像个毛头小子,现在,我不仅是轮滑国家队的成员,轮滑速度过桩项目世界纪录保持者,更是浙江大学体育教育专业的一名大三学生,在杭州这座运动氛围浓厚的城市里,崭新的亚运场馆、全民健身的氛围都让我有很强的归属感。

小时候在广场上看到有很多小朋友在玩轮滑,我也向父母吵闹着要了一双轮滑鞋。一有空时我就拎着轮滑鞋从广场的这头,滑到那头,没有老师,就是看着别人玩,我就去模仿,尝试,摔倒后再来。

后来偶然的机会,我无意间走进老家丽水当地的一家轮滑店,在那里认识了我的启蒙教练——谢纯勇教练。谢教练给我上的第一堂课是轮滑中的基础动作前葫芦,就是利用腿部力量向前滑动,画着葫芦向前,现在看来是简单的入门动作,但在当时就这么一个动作,我连续练了两天。

大部分轮滑场地都在室外,为了能多练一会儿,我每天早上5点多就起床,练到9点,晚上放学后也会抽出至少3个小时的训练时间。在谢教练的指导下,我从跌跌撞撞到有模有样。每一次训练完大汗淋漓的满足和飙升的肾上腺素,让轮滑对于我而言,就像一种依赖,有种激素在血液里,它叫需要。

从兴趣到专业,我对每一堂训练课、每一场比赛的专注都推动我走向更广阔的舞台。2015年我进入国家队开始随队出战世锦赛,2017年南京全项目轮滑世锦赛上获得青年男子组第一名,为中国代表团斩下首金;2018年荷兰自由式轮滑世锦赛上获得速度过桩成年组冠军,是唯一一名跨年龄组获得冠军的选手;2019年西班牙自由式轮滑世锦赛上卫冕速度过桩成年组冠军,并以“4.699秒”的成绩打破世界纪录。

攀登过高峰,也有过逆境。对于我们运动员来说,训练苦、累都不算什么。赛场上短短的1分钟,我需要认真准备一年,甚至更久。但与金牌擦身而过的那种遗憾,才是让人最难受的。我曾经在赛场上因为自己的失误与冠军失之交臂,中途也想过要放弃,但是我相信能跑到终点的人,只有一种人,就是没有停止奔跑的人。


好奇心是科学探索的原动力

左立见

浙江大学杭州国际科创中心未来科学研究院青年PI、高分子科学与工程学系“百人计划”研究员、博士生导师

2005年来杭 / 从事科研工作17年

科研是一场长跑,离不开一代代人的接力奋斗,但心中有光,就不怕路长。

可以想象一下未来只有一根普通头发丝直径八十分之一厚度(约1微米)的、像“保鲜膜”一样柔软的有机聚合物能成为太阳能电池;我们家中的墙壁和客厅里踩在脚下的大理石,也能成为太阳能电池,在满足审美的同时用更低的成本带来了能量……

这些都是我现在研究的科研方向——有机及钙钛矿光伏材料和器件。而我与这一科研方向的结缘,还得从我2005年夏天那次“幸运”的选择说起。

我是河北沧州人,读书时还流行着“高考决定命运”的说法。平时日积月累,高考中又幸运地超常发挥,我的高考成绩在全省500名以内。与当时身边大多数同学选择离家近的大学想法不同,我对江南的水韵人文更感兴趣,而坐落于杭州的浙江大学,不论在学校综合实力,还是专业方向培养上都让我心向往之。9月,我如愿收到浙江大学高分子科学与工程学系的录取通知书,来到杭州,来到校园,这里的创新氛围让我深深地把学术梦想的种子栽种在这片沃土之上,心里的某些力量在拔节生长。

我在大学四年的学习过程中,发现学习的方式更多元、主动学习变得更重要,课本越来越厚,试卷越来越薄,知识从课本开始落到实践,相对于高中,大学的学习从广度到深度都具有质的飞跃。我也参加了学校科研训练计划,我就像站在“巨人的肩膀”之上,渴望着再往前走一步。

直博对我而言就是对兴趣的一次认真思考。在陈红征教授的指导下,我在读博期间曾前往多所国际知名高校访问交流、公派留学。博士毕业后,我先后在浙江大学等多所学校攻读博士后。在此期间有许多单位向我抛来橄榄枝,但不论树的影子有多长,我的根永远扎在土里,杭州是我科研开始的地方,不忘初心,我选择了回国服务,扎根杭州。

择一事,终一生。浙江大学杭州国际科创中心的科研氛围,让我在这里有家的感觉,在这里我能将自己的专业和特长充分发挥出来。在我看来科研是包罗万象、无处不在的,打开一切科学的钥匙是问号,保持好奇是第一要义,我时刻和我的团队分享:我们要有创造性的思考、拥有大局观来看待科研的每一个环节,耐得住寂寞,具备领导力,从科研中寻找价值。

曾有人问我如何看待科研结果的好坏,我认为科学探索本身是无所谓成功与失败的。在有明确目标的研究中,成功不是科研的常态,坚韧不拔才是,学会与失败共生,才能从容接力科研这场充满挑战的马拉松。

我知道的科研的路还有很远很远,时间还要很久很久,但我也知道前路漫漫亦灿灿,无论是科研成果“上书架”还是“上货架”,都需要我们科研人员永不遏制的奋斗,以时不我待、只争朝夕的精神奋力奔跑。